王纘緒將軍與巴蜀學校

                          日期:2010-12-04 17:59 點擊數:29037 

                          “大洪山老王推磨” ——王纘緒將軍抗戰時期二三

                          抗日戰爭時期,王纘緒將軍率領的第二十九集團軍從1938年5月出川抗戰,到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先后參加了武漢會戰、隨棗會戰、棗宜會戰、湖濱戰役、鄂西會戰、常德會戰、長衡會戰等重大戰役,靠“漢陽造步槍”和無法御寒的單衣,憑借一腔愛國熱血,同日本侵略者堅持了八年的抗爭,踐行了“民族獨立的金字塔,決心先拿我們的骨肉去砌成”的誓言。

                          王纘緒(1885-1960)字治易,號厔園居士。1885年農歷5月初9出生于四川省西充縣觀音鄉大磉磴村。幼年受業于舉人,考取秀才。喜書法,作絕律,好收藏圖籍。1908年考入四川陸軍速成學堂,與劉湘、楊森同學;畢業后任新軍第十七鎮第三十三混成旅見習排長、連長、營長,曾參加辛亥革命和“四川保路同志軍”;1926年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一軍第五師師長;1928年9月改任第二師師長兼四川鹽運使;1930年創辦重慶私立巴蜀學校;1932年任劉湘部北路總指揮、第三路總指揮,助劉湘統一四川;1935年10月任陸軍第四十四軍軍長;1938年1月任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同年5月任四川省政府主席。1936年2月國民政府授予中將軍銜,1940年5月加任陸軍上將軍銜。1944年任第九戰區副司令長官;1945年2月調任陪都衛戍司令部總司令;同年當選為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央執行委員;1947年任重慶衛戍總司令;1948年當選第一屆國大代表,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武漢行營副主任、重慶行轅副主任、西南行政長官公署副長官等。1949年12月14日在成都通電起義,解放后歷任川西人民博物館館長、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四川省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等。1960年因病在成都去世,終年75歲。

                          一、“當軍人的就該上前線去!”

                          1938年1月20日,時任四川省主席的劉湘出川抗戰因病去世,圍繞著誰接任四川省主席一職的問題,在中央政府與四川軍政之間、四川軍政各派系之間展開了非常激烈而復雜的斗爭。1月22日,國民政府任命張群為四川省主席,遭到四川軍政的強烈反對。1月23日,留川部隊以一六一師師長許紹宗領銜,6個師長、5個獨立旅長一同聯名電呈中央,要求“收回成命”,并在成渝兩地組織示威游行,貼標語、散傳單、發代電……雙方相持不下。

                          1938年4月12日,蔣介石電召鄧錫侯、王陵基、潘文華、王纘緒、唐式遵等到漢口,和中央方面何應欽、賀國光會談,雙方達成妥協:以第二十九集團軍總司令王纘緒代理四川省主席,該集團軍留川的一個軍開赴鄂東北對日作戰(另一個軍已經開往鄂西北前線);第二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潘文華兼川康綏靖副主任,所部五十六軍暫時留川(另一個軍在皖南前線);第三十集團軍總司令王陵基限日編成部隊,即赴江西前線。

                          1938年5月19日,國民政府任命王纘緒將軍為四川省政府主席。此后,四川省政府發布了一系列新政:一是改一年四征為兩征,減輕農民負擔;二是肉稅附加,用于補充教育經費;三是查核減免鄉村的壯丁費、草鞋費、軍服費等;四是查辦貪污積案,裁減貪污官吏。

                          1938年8月11日,時任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致信王纘緒將軍,信中寫到:“治易仁兄足下:戎馬倥傯,疏于問候,良用疚歉。此次驅敵寇于河濱,乘機拜謁諸長官,報告華北戰績,借此作書,聊申縈念之殷,并致意于川中父老兄弟??箲疖娕d,吾川對國家民族,殊多貢獻。省中健兒在南北各戰場與全國友軍攜手并進,以頭顱捍衛國土,以鮮血換取民族的獨立和自由,為川人增加許多光輝。西望故土,殊令人興奮鼓舞不置。……在堅持抗戰到底,爭取最后勝利的任務中,今后四川將肩負更重大之責任。吾兄領袖群倫,深信必能鞏固并擴大統一戰線,組織人民,動員物資,遵照抗戰建國綱領與蔣委員長之歷次指示,為抗戰建國大業而奮斗到底。”

                          然而,當初反對蔣介石染指四川最起勁的三個師長,并未善罷甘休,他們認為擁護王纘緒當了省主席,滿心指望能夠從中得到一些好處,于是相約到省政府去拜見,那知王纘緒將軍非常嚴肅的告訴他們說:“現在拍拍捧捧不行了,你們不要再來這一套。當軍人的就該上前線去,在后方不走想干什么?保安團長我已經撤換了五個。你們不去打日本,我也要呈報委員長撤你們!”

                          這三個師長都是成都“嗨袍哥”的,見王纘緒將軍不買他們的帳,受不下這口悶氣,下來就串聯倒王。1939年8月,正值全國的抗戰轉入戰略攻勢的關鍵時期,前方的戰斗異常艱苦和激烈,而以川軍七個師長發動的“倒王運動”也進入高潮。川軍師長彭煥章、陳蘭亭、謝德堪、劉元塘、劉樹成、周成虎、楊曬軒七人聯名電蔣反王主川。七師長發電之后,還立即調動部隊包圍成都。

                          在這種局面下,王纘緒將軍為避免后方的內亂,從顧全大局出發主動提出辭去四川省主席職務,愿率部隊出川抗戰。9月19日,國民政府命令:“四川省府主席王纘緒,志切抗戰,請纓出川,懇辭主席職務,英勇衛國,殊堪嘉尚,王纘緒應準率部馳赴前方,悉力御敵。在出征期間,所有四川省主席職務,著由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兼任,任命賀國光兼任四川省政府秘書長。”

                          10月1日,王纘緒將軍整編待發。臨行前他電令全川各縣長,指示后方防務工作要點,以三事相訓勉:(一)各級地方軍事政治訓練機關,應即加緊訓練整理,等待整編補充;(二)積極訓練民眾,開發生產,加強軍隊聯系,以增厚抗戰力量;(三)堅定必勝信念,毋為流言所惑,照常執行政令,以奠后防,籍固前線。

                          二、“大洪山老王推磨”

                          “大洪山老王推磨”是抗戰期間流傳于全國的一段佳話。說的是王纘緒將軍率領的第二十九集團軍守備湖北大洪山與日軍堅持了長達一年另四個月的游擊戰,成功阻止了日軍想要突破大洪山向戰區腹地推進的企圖。王纘緒將軍在這次戰斗中身先士卒,光榮負傷。

                          1939年4月,日本侵略者為鞏固武漢外圍,在湖北隨縣、棗陽一線向我發動侵略攻勢。日軍岡村寧次擬定的作戰計劃是“軍決定以強有力的一部在主力發動攻勢之前從大別山南麓地區突破敵軍左翼,把敵人的主力牽制在這深長的東南面,主力概由安陸及其以東地區前進,向棗陽南側地區及該地西北地區一線突進。同時以機動兵團縱深的紕源以南地區迂回,切斷向南陽方面的退路,在棗陽附近捕捉敵軍的重點兵團,予以殲滅。”第五戰區根據軍事委員會的要求,制定的作戰方針是“戰區決以長久保持桐柏、大洪兩山地帶,以攻為守,予敵以打擊。”具體兵力部署中,指示第二十九集團軍、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組成右集團軍,擔任大洪山南麓、京(山)鐘(祥)公路、襄河兩岸防務,置重點于漢(陽)宜(城)公路方面。并要求“竭力增強襄河東岸部隊,以縱深配備,阻止敵之北上,掩護我左翼兵團之右翼。”

                          王纘緒將軍率領的第二十九集團軍奉命駐守在大洪山西麓、南麓一線。在經歷了武漢外圍保衛戰后,二十九集團軍人員、武器損失過半,原有8萬多官兵經過整編尚余五萬多人,轄兩個軍、四個師、十二個團。而且武器窳劣,裝備簡陋,步槍多數是四川造,少數為漢陽造。輕重機槍、迫擊炮多數是川造,除一六一師有部分捷克式機槍外,其余如野炮、山炮、高射炮、平射炮等完全沒有??偹玖畈恐睂倨葥襞跔I有大炮四門,每炮僅配有炮彈十發。糧食補給更是十分困難,據當年的戰士回憶,經常是“吃了這頓麥粒粥飯,還不知下一頓吃什么。”

                          王纘緒將軍在大洪山陣地前給官兵訓話說:“各位官長,各位兄弟,莫要開口說四川,我們是中國人,努力抗戰不單為四川爭光,是為中華民族爭生存,二十九集團軍是信崇三民主義,擁護總裁的革命陣營,是國家的骨干,是民族的靈魂,決不是私人的武力。我們這個團體要使上官愛護,莫使上官厭惡。要配做一個革命軍人,連營便是我們的家庭,抗戰就是我們的生活。不畏難,不怕苦,見利不先,赴義恐后,既能流汗,又能流血,忠憤耿耿,精誠團結。民族獨立的金字塔,決心先拿我們的骨肉去砌成。要達到這個目的,非一洗過去的茍且偷生、爭奇搶劫、分歧錯雜、自私自利、虛偽奸巧、因循腐化,種種惡習不成功。”

                          1940年3月1日,第二十九集團軍奉令向北出擊,王纘緒將軍親冒矢石,身先士卒,由某陣地向敵人做外側包圍,督戰負傷。5日,所部奮勇收復張家集并向后方流水溝之敵攻擊,打開通路,殲敵五千余人。

                          5月1日,日軍從信陽、隨縣、鐘祥三個地區發動對棗陽及襄河東西兩岸的攻勢。5月16日,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將軍在戰斗中壯烈犧牲。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命令王纘緒將軍集中火力,從大洪山北上,尾擊日軍。5月底,日軍的兩路兵力在雙溝會合,迅速組成幾個梯團沿襄河東岸南下。第二十九集團軍所轄的四十四軍北上與日軍遭遇,受到猛烈攻擊后不得不向大洪山地區及張家集方面緊縮陣地,以保衛大洪山據點。日軍第八師團長谷川指揮的南下的兩個梯團,四面圍攻大洪山,并派飛機狂轟爛炸。王纘緒將軍率部隊與敵人艱難激戰,與日軍在山區旋磨打圈,又堅持了數月。1941年秋,日軍又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企圖奪取大洪山南麓青峰山,直入大洪山核山寺。王纘緒將軍集中兵力親自督戰指揮,與日軍爭奪青峰山,得而復失,失而復得三次。拖住了日寇的西進,粉碎了日寇企圖一舉殲滅該部的陰謀。

                          第二十九集團軍的“大洪山老王推磨”,1939年初所部步兵擊落日本空軍“天皇號”飛機,以及1943年10月常德戰役中開槍自戕、壯烈殉職的一五○師師長許國璋等英勇事跡,當時在全川、全國傳為美談。

                          1940年底,成都《國民日報》社社長易君左先生發表了一首詩,題名“聞王治易將軍前線負傷,詩以慰之(七古歌行)”,詩中這樣寫到:會戰凱音傳豫鄂,將軍大纛自天落。張家集與流水溝,鮮血開成萬花萼。將軍不怕死,奮勇獨沖鋒。健兒爭努力,血濺馬蹄紅。將軍受傷不知痛,大呼“殺賊休輕縱”!奪回據點更包圍,丑寇直如龜入甕??涨敖輬篌@兩川,兩川熱浪火燒燃。川軍神勇世無敵,一角克堡金甌全。長沙一戰定邦國,其中多少川兒血?奇功屢建說楊王,決斗方酣比英德。襄河固守未稍西,殲倭易如童縛雞。及今威名震寰宇,南塘盛業誰與齊?尚憶將軍出征日,成都千人萬人出。歡呼熱烈祝凱旋,知公定有平倭術。我來西川大幕中,獨垂青眼禮優隆。書生報國感知遇,一洗冀北凡馬空。曾觀題畫知心事,鶯飛草長江南淚。萬蝶蹁躚八陣圖,單刀閃爍群英會。倭兒狼狽欲何之?打通平漢夢真癡。豫南鄂北金湯固,況有巍巍王者師。將軍傷輕抑傷重?傷重傷輕休戚共。但使中華一息存,何勞萬戶千秋供。作詩豈徒慰將軍,亦欲天下壯士聞:非常任務誅奸佞,第一勛名蕩寇氛?。ㄖ貞c文史館編《中國抗日戰爭詩詞曲選》1997年12月重慶出版社出版發行)

                          三、毋忘國恥!

                          重慶私立巴蜀學校首任校長周勖成先生的女兒、巴蜀學校的老校友周鐘銓女士至今保存著刻有“毋忘國恥——巴蜀校畢業紀念,王纘緒敬贈”字樣的一個銅質墨盒。她深情地回憶道,“墨盒是我小學畢業時校方贈送的禮品,每屆學生畢業都有畢業紀念品,各屆不完全一樣。我小學畢業時正是1939年初抗日烽火正旺時,學校董事長王纘緒題‘毋忘國恥’四字銘刻于墨盒上,含有深刻教育意義。”

                          王纘緒將軍于1933年創辦了重慶私立巴蜀學校,以實現他改變西南落后教育面貌,“創造一個新的學校環境,實驗一些新的學校教育”的理想。經黃炎培先生舉薦,聘得中華職業教育社的周勖成先生擔任首任校長,在短短的幾年時間里,就由小學擴展辦起了初中,并計劃開辦高中,已經成為全川乃至全國聞名的學校。1937年4月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為巴蜀學校題寫扁額,赫赫“成績斐然”四個大字。

                          “七、七事變”爆發后,學校的禮堂掛起了大幅中國地圖,上書“國破山河在”,令全校師生警醒。1939年5月,重慶遭到日本飛機的大轟炸,社會局命令市區所有學校于六月底以前遷出市區。王纘緒將軍明確指示“為避免無謂犧牲,為保留國家元氣,遷校是必然的,而且應當從速進行。”

                          經過反復考慮,決定將重慶巴蜀學校前往王纘緒將軍的家鄉——四川省西充縣。巴蜀學校的500多套校具(包括床和課桌椅等)、2萬余冊圖書、2000多件教學設施(如鋼琴等)和實驗儀器,滿滿裝了十六只大木船,從重慶沿嘉陵江運抵南充,又動員了一千余勞力,完全靠人力一件一件搬運到西充縣。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1939年9月巴蜀學校完成了全部搬遷和重建,在西充縣城東門的大佛寺開始招收學生正式上課。

                          學校將初中各班級全部以淪陷于日本侵略者的省區命名,以明不忘收復失地之志。第一班為遼寧級,第二班為吉林級,第三班為黑龍江級,遷校西充后招收的第四甲班為綏遠級、乙班為熱河級,第五甲班為察哈爾級、乙班為寧夏級等。學校還對學生進行抗日救國教育,并組織軍事訓練。早晨跑步時一邊高唱《大刀進行曲》、《打回老家去》、《我們中國真危險》等抗日歌曲。學校還結合物理課,在學生會下面設立無線電小組,由楚衡老師指導,學生自己組裝了一部礦石收音機。每天老師和學生輪流值班從夜里12點以后收聽記錄重慶廣播電臺的消息,次日由同學抄寫成大字報,張貼在校內外墻上,使全校學生甚至全縣城的百姓能夠及時了解到抗日前線的戰況。

                          重慶巴蜀校園于1940年6月連續三次遭日本飛機的轟炸,毀壞了禮堂、教室、宿舍以及校園,有六名校警被炸死。但是,巴蜀學校從來沒有停止抗日救國活動。學校的宿舍“菁園”租借給中華職業教育社,“棫園”租借給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1942年,由黃炎培先生主辦的“戰時公債勸募委員會”,也設在巴蜀學校內。

                          那段時期,黃炎培先生領導的中華職業教育社在巴蜀校園組織了數十場演講,許多著名學者和政治活動家,如宗白華、馬寅初、章乃器、老舍、郭沫若、邵力子、鄒韜奮、沈鈞儒、陳立夫、羅隆基、潘公展、齊燕銘、田漢、翁文灝、潘序倫、胡風等都先后來校作過演講。1940年9月30日,周恩來到巴蜀學校作了題為《國際形勢與中國抗戰》的專題演講,吸引了眾多聽眾??箲鹌陂g的巴蜀校園,成為陪都時期一個重要的文化宣傳教育中心。

                          抗日戰爭勝利已經整整六十年,人們不會忘記在那場戰爭中奉獻了生命和鮮血的民族英雄。翻開四川省西充中學2004年編寫的“校本課程系列教材”第五章——“抗日沙場好兒郎”,詳細記載了王纘緒將軍率領的第二十九集團軍英勇抗日的事跡,并寫到:“最值得中國人民驕傲的民族解放戰爭,是1937年至1945年的抗日戰爭。在那場戰爭中,西充地下黨組織800男兒赴國難,王纘緒將軍指揮二十九集團軍馳騁沙場,西充人為中華民族獨立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實事求是地記錄歷史,子孫后代永遠不忘這段歷史,是我們對民族英雄們最有價值的祭奠。

                          二○○五年八月一日

                          上一篇: 昔日巴蜀
                          下一篇: 巴蜀故鄉行
                            重慶市巴蜀中學?! ∞k公室電話:023-63002371  招生咨詢電話:023-63002629  學校地址:重慶市渝中區北區路51號  郵編:400013
                          版權所有 巴蜀中學 渝ICP備11004221 ENGLISH
                          久久综合精品国产二区无码